华严法界观门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Thursday, August 30, 2018, 06:12 (106天前)

华严法界观门

京终南山释杜顺集

摘自大正藏 第 45 册 No. 1884宗密《注华严法界观门》 校于《中国佛教思想资料选编》第二卷第二册

修大方广佛华严法界观门,略有三重。 真空第一,理事无碍第二,周遍含容第三
真空观

第一真空观法,于中略开四句十门:一、会色归空观,二、明空即色观,三、空色无碍观,四、泯绝无寄观。
就初门中为四:

一、色不即空,以即空故。何以故?色不即是断空,故不是空也。以色举体是真空也,故云以即空故。良由即是真空,故非断空也。是故言由是空,故不是空也。 二、色不即空,以即空故。何以故?以青黄之相非是真空之理,故云不即空。然青黄无体,莫不皆空,故云即空,良以青黄无体之空非即青黄,故云不即空也。 三、色不即空,以即空故。何以故?以空中无色,故不即空;会色无体,故即是空。良由会色归空,空中必无色。是故由色空故,色非空也。 上三门以法简情讫。

四、色即是空。何以故?凡是色法,必不异真空,以诸色法必无性故。是故色即是空。如色空既尔,一切法亦然。思之。
第二、明空即色观者,于中亦有四门。

一、空不即色,以空即色故。何以故?断空不即是色,故云非色。真空必不异色,故云空即色。要由真空即色,故令断空不即色也。 二、空不即色,以空即色故。何以故?以空理非青黄,故云不即色。然不异青黄,故言空即色。要由不异青黄,故不即青黄,故云即色不即色也。 三、空不即色,以空即色故。何以故?空是所依、非能依,故不即色。必与能依作所依,故即是色也。良由是所依,故不即色;是所依,故即是色。是故由不即色,故即色也。 上三门亦以法简情讫。 四、空即是色。何以故?凡是真空,必不异色,以是法无我理非断灭故,是故空即是色。如空色既尔,一切法皆然,思之。
第三、空色无碍观。

谓色举体不异空,全是尽色之空故,则色尽而空现。空举体不异色,全是尽空之色故,则空即色而空不隐也。是故菩萨看色,无不见空;观空,莫非见色。无障无碍,为一味法。思之可见。
第四、泯绝无寄观。

谓此所观真空,不可言即色不即色,亦不可言即空不即空,一切法皆不可,不可亦不可,此语亦不受。迥绝无寄,非言所及,非解所到,是谓行境。何以故?以生心动念,即乖法体、失正念故。又,于前四句中,初二句八门,皆简情显解;第三句一门,解终趣行;第四句一门,正成行体。若不洞明前解,无以蹑成此行;若不解此行法,绝于前解,无以成其正解;若守解不舍,无以入兹正行。是故行由解成,行起解绝。
理事无碍观

理事无碍观第二。但理事镕融,存、亡、逆、顺,通有十门。
一、理遍于事门。

谓能遍之理性无分限,所遍之事分位差别。一一事中,理皆全遍,非是分遍。何以故?彼真理不可分故。是故一一纤尘,皆摄无边真理,无不圆足。
二、事遍于理门。

谓能遍之事是有分限,所遍之理要无分限。此有分之事,于无分之理,全同非分同。何以故?以事无体,还如理故。是故一尘不坏而遍法界也。如一尘,一切法亦然。思之。

此全遍门,超情离见,非世喻能况。如全一大海在一波中而海非小,如一小波匝于大海而波非大,同时全遍于诸波而海非异,俱时各匝于大海而波非一。又,大海全遍一波时,不妨举体全遍诸波;一波全匝大海时,诸波亦各全匝,互不相碍。思之。

问:理既全遍一尘,何故非小?既不同尘而小,何得说为全体遍一尘?一尘全匝于理性,何故非大?若不同理而广大,何得全遍于理性?既成矛盾,义极相违。 答曰:理事相望,各非一异,故令全收而不坏本位。先理望事,有其四句: 一、真理与事非异故,真理全体在一事中。 二、真理与事非一故,真理体性恒无边际。 三、以非一即非异故,无边理性全在一尘。 四、以非异即非一故,一尘理性无有分限。 次事望理,亦有四句: 一、事法与理非异,故全匝于理性。 二、事法与理非一故,不坏于一尘。 三、以非一即非异故,一小尘匝于无边真性。 四、以非异即非一故,一尘匝无边理而尘不大。思之。

问:无边理性全遍一尘时,外诸事处为有理性,为无理性?若尘外有理,则非全体遍一尘;若尘外无理,则非全遍一切事。义甚相违。 答:以一理性融故,多事无碍故,故得全在内而全在外,无障无碍。各有四句。先就理四句:一、以理性全体在一切事中时,不碍全体在一尘处,是故在外即在内。二、全体在一尘中时,不碍全体在余事处,是故在内即在外。三、以无二之性各全在一切中故,是故亦在内亦在外。四、以无二之性非一切故,是故非内非外。 前三句明与一切法非异,此之一句明与一切法非一,良为非一非异,故内外无碍。 次就事四句:一、一尘全匝于理时,不碍一切事法亦全匝,是故在内即在外。二、一切法各匝理性时,不碍一尘亦全匝,是故在外即在内。三、以诸法同时各匝故,是故全内亦全外,无有障碍。四、以诸事法各不坏故,彼此相望,非内非外。思之。
三、依理成事门。

谓事无别体,要因真理而得成立,以诸缘起皆无自性故,由无性理事方成故。如波要因于水能成立故,依如来藏得有诸法,当知亦尔。思之。
四、事能显理门。

谓由事揽理故,则事虚而理实;以事虚故,全事中之理挺然露现。犹如波相虚,令水体露现。当知此中道理亦尔。思之。
五、以理夺事门。

谓事既揽理,遂令事相皆尽,唯一真理平等显现,以离真理外无片事可得故。如水夺波,波无不尽,此则水存以坏波令尽。
六、事能隐理门。

谓真理随缘成诸事法,然此事法既违于理,遂令事显、理不显也。如水成波,动显静隐。经云:“法身流转五道,名曰众生。”故令众生现时,法身不现也。
七、真理即事门。

谓凡是真理,必非事外,以是法无我理故。事必依理,虚无体故。是故此理举体皆事,方为真理。如水即波,无动而非湿故,即水是波。思之。
八、事法即理门。

谓缘起事法,必无自性,无自性故,举体即真。故说众生即如,不待灭也。如波动相,举体即水,无异相也。
九、真理非事门。

谓即事之理,而非是事,以真妄异故,实非虚故,所依非能依故。如即波之水非波,以动湿异故。
十、事法非理门。

谓全理之事,事恒非理,相性异故,能依非所依故。是故举体全理,而事相宛然。如全水之波非水,以动义非湿故。

此上十义,同一缘起。约理望事,则有成有坏,有即有离;事望于理,有显有隐,有一有异。逆顺自在,无障无碍,同时顿起。深思令观明现。是谓理事圆融无碍观。
周遍含容观

周遍含容观第三。事如理融,遍摄无碍,交参自在,略辨十门:
一、理如事门。

谓事法既虚,相无不尽;理性真实,体无不现。此则事无别事,即全理为事。是故菩萨虽复看事,即是观理。然说此事,为不即理。
二、事如理门。

谓诸事法与理非异,故事随理而圆遍,遂令一尘溥遍法界。法界全体遍诸法时,此一微尘亦如理性全在一切法中。如一微尘,一切事法亦尔。
三、事含理事门。

谓诸事法与理非一故,存本一事而能广容。如一微尘,其相不大而能容摄无边法界。由刹等诸法既不离法界,是故俱在一尘中现。如一尘,一切法亦尔。此理事融通,非一非异故。总有四句:一、一中一,二、一切中一,三、一中一切,四、一切中一切。各有所由,思之。
四、通局无碍门。

谓诸事法与理非一即非异故,令此事法不离一处,即全遍十方一切尘内;由非异即非一故,全遍十方而不动一位。即远即近,即遍即住,无障无碍。
五、广狭无碍门。

谓事与理非一即非异故,不坏一尘而能广容十方刹海;由非异即非一故,广容十方法界而微尘不大。是则一尘之事,即广即狭,即大即小,无障无碍。
六、遍容无碍门。

谓此一尘望于一切,由溥遍即是广容故,遍在一切中时,即复还摄一切诸法全住自中;又由广容即是溥遍故,令此一尘还即遍在自内一切差别法中。是故此尘自遍他时,即他遍自,能容能入,同时遍摄无碍。思之。
七、摄入无碍门。

谓彼一切望于一法,以入他即是摄他故,一切全入一中之时,即令彼一还复在自一切之内,同时无碍。思之。 又由摄他即是入他故,一法全在一切中时,还令一切恒在一内,同时无碍。思之。
八、交涉无碍门。

谓一法望一切,有摄有入,通有四句:谓一摄一切,一入一切;一切摄一, 一切入一。一摄一,一入一;一切摄一切,一切入一切。同时交参无碍。
九、相在无碍门。

谓一切望一,亦有入有摄,亦有四句:摄一入一,摄一切入一,摄一入一切,摄一切入一切。同时交参无碍。
十、溥融无碍门。

谓一切及一,溥皆同时,更互相望,一一具前两重四句,溥融无碍。准前思之。令圆明显现,称行境界,无障无碍。深思之,令现在前。

漩复颂

若人欲识真空理,身内真如还遍外。 情与无情共一体,处处皆同真法界。 只用一念观一境,一切诸境同时会。 于一境中一切智,一切智中诸法界。 一念照入于多劫,一一念劫收一切。 时处帝网现重重,一切智通无挂碍。

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Friday, October 12, 2018, 23:11 (62天前) @ 兼修
编辑: 兼修, 时间: Friday, October 12, 2018, 23:23

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

如是我闻。一时。薄伽梵成就殊胜一切如来金刚加持三么耶智。已得一切如来灌顶宝冠为三界主。已证一切如来一切智智瑜伽自在。能作一切如来一切印平等种种事业。于无尽无余一切众生界一切意愿作业皆悉圆满。常恒三世一切。

时身语意业金刚大毘卢遮那如来。在于欲界他化自在天王宫中。一切如来常所游处。吉祥称叹大摩尼殿。种种间错铃铎缯幡微风摇击。珠鬘璎珞半满月等而为庄严。与八十俱胝菩萨众俱。所谓金刚手菩萨摩诃萨。观自在菩萨摩诃萨。虚空藏菩萨摩诃萨。金刚拳菩萨摩诃萨。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。才发心转法轮菩萨摩诃萨。虚空库菩萨摩诃萨。摧一切魔菩萨摩诃萨。与如是等大菩萨众。恭敬围遶而为说法。初中后善文义巧妙。纯一圆满清净洁白。说一切法清净句门。所谓妙适清净句是菩萨位。欲箭清净句是菩萨位。触清净句是菩萨位。爱缚清净句是菩萨位。一切自在主清净句是菩萨位。见清净句是菩萨位。适悦清净句是菩萨位。爱清净句是菩萨位。慢清净句是菩萨位。庄严清净句是菩萨位。意滋泽清净句是菩萨位。光明清净句是菩萨位。身乐清净句是菩萨位。色清净句是菩萨位。声清净句是菩萨位。香清净句是菩萨位。味清净句是菩萨位。何以故。一切法自性清净故般若波罗蜜多清净。

金刚手。若有闻此清净出生句般若理趣乃至菩提道场。一切盖障及烦恼障法障业障。设广积集必不堕于地狱等趣。设作重罪销灭不难。若能受持日日读诵作意思惟。即于现生证一切法平等金刚三摩地。于一切法皆得自在。受于无量适悦欢喜。以十六大菩萨生。获得如来及执金刚位。

时薄伽梵一切如来大乘现证三么耶一切曼荼罗持金刚胜萨埵。于三界中调伏无余。一切义成就。金刚手菩萨摩诃萨为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左手作金刚慢印。右手搊掷本初大金刚。作勇进势。说大乐金刚不空三么耶心 吽(引)

尔时。薄伽梵毘卢遮那如来。复说此一切如来寂静法性现等觉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金刚平等现等觉,以大菩提金刚坚固故;义平等现等觉。以大菩提一义利故;法平等现等觉。以大菩提自性清净故;一切业平等现等觉。以大菩提一切分别无分别性故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四出生法。读诵受持。设使现行无量重罪。必能超越一切恶趣。乃至当坐菩提道场。速能克证无上正觉。时薄伽梵。如是说已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持智拳印说一切法自性平等心 恶(引重呼)

时调伏难调释迦牟尼如来。复说一切法平等最胜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欲无戏论性故瞋无戏论性。瞋无戏论性故痴无戏论性。痴无戏论性故一切法无戏论性。一切法无戏论性故应知般若波罗蜜多无戏论性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理趣。受持读诵。设害三界一切有情不堕恶趣。为调伏故。疾证无上正等菩提。时金刚手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持降三世印。以莲花面微笑而怒颦眉猛视。利牙出现。住降伏立相。说此金刚吽迦[口*逻]心 吽(短)

时薄伽梵得自性清净法性如来。复说一切法平等观自在智印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世间一切欲清净故。即一切瞋清净;世间一切垢清净故。即一切罪清净;世间一切法清净故。即一切有情清净;世间一切智智清净故。即般若波罗蜜多清净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理趣。受持读诵作意思惟。设住诸欲犹如莲花。不为客尘诸垢所染。疾证无上正等菩提。时薄伽梵观自在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作开敷莲花势。观欲不染。说一切群生种种色心 纥唎(二合引入)

时薄伽梵一切三界主如来。复说一切如来灌顶智藏般若理趣。所谓以灌顶施故。能得三界法王位;义利施故。得一切意愿满足;以法施故。得圆满一切法;资生施故。得身口意一切安乐。时虚空藏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熙怡微笑。以金刚宝鬘自系其首。说一切灌顶三么耶宝心 怛览(二合引)

时薄伽梵得一切如来智印如来。复说一切如来智印加持般若理趣。所谓持一切如来身印。即为一切如来身;持一切如来语印。即得一切如来法;持一切如来心印。即证一切如来三摩地;持一切如来金刚印。即成就一切如来身口意业最胜悉地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理趣。受持读诵作意思惟。得一切自在一切智智一切事业一切成就。得一切身口意金刚性一切悉地。疾证无上正等菩提。时薄伽梵。为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持金刚拳大三么耶印。说此一切坚固金刚印悉地三么耶自真心

时薄伽梵一切无戏论如来。复说转字轮般若理趣。所谓诸法空。与无自性相应故;诸法无相。与无相性相应故;诸法无愿。与无愿性相应故;诸法光明。般若波罗蜜多清净故。时文殊师利童真。欲重显明此义故熙怡微笑。以自剑挥斫一切如来已。说此般若波罗蜜多最胜心

时薄伽梵一切如来入大轮如来。复说入大轮般若理趣。所谓入金刚平等则入一切如来法轮。入义平等则入大菩萨轮。入一切法平等则入妙法轮。入一切业平等则入一切事业轮。时才发心转法轮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转金刚轮说一切金刚三么耶心

时薄伽梵一切如来种种供养藏广大仪式如来。复说一切供养最胜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发菩提心则为于诸如来广大供养。救济一切众生则为于诸如来广大供养。受持妙典则为于诸如来广大供养。于般若波罗蜜多受持读诵。自书教他书。思惟修习种种供养。则为于诸如来广大供养。时虚空库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说此一切事业不空三么耶一切金刚心

时薄伽梵能调持智拳如来。复说一切调伏智藏般若理趣。所谓一切有情平等。故忿怒平等;一切有情调伏。故忿怒调伏;一切有情法性。故忿怒法性;一切有情金刚性。故忿怒金刚性。何以故。一切有情调伏则为菩提。时摧一切魔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以金刚药叉形。持金刚牙。恐怖一切如来已。说金刚忿怒大笑心

时薄伽梵一切平等建立如来。复说一切法三么耶最胜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一切平等性。故般若波罗蜜多平等性;一切义利性。故般若波罗蜜多义利性;一切法性。故般若波罗蜜多法性;一切事业性。故般若波罗蜜多事业性。应知。时金刚手入一切如来菩萨三么耶加持三摩地。说一切不空三么耶心

时薄伽梵如来。复说一切有情加持般若理趣。所谓一切有情如来藏。以普贤菩萨一切我故;一切有情金刚藏。以金刚藏灌顶故;一切有情妙法藏。能转一切语言故;一切有情羯磨藏。能作所作性相应故。时外金刚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作欢喜声。说金刚自在自真实心 怛[口*赖](二合)

尔时七女母天。顶礼佛足。献钩召摄入能杀能成三么耶真实心 毘欲(二合)

尔时末度迦罗天三兄弟等。亲礼佛足献自心真言 娑[口*缚](二合)

尔时四姊妹女天。献自心真言

时薄伽梵无量无边究竟如来。为欲加持此教令究竟圆满故。复说平等金刚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般若波罗蜜多无量故。一切如来无量;般若波罗蜜多无边故。一切如来无边;一切法一性故。般若波罗蜜多一性;一切法究竟故。般若波罗蜜多究竟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理趣。受持读诵思惟其义。彼于佛菩萨行皆得究竟。

时薄伽梵毘卢遮那。得一切秘密法性无戏论如来。复说最胜无初中后大乐金刚不空三昧耶金刚法性般若理趣。所谓菩萨摩诃萨大欲最胜成就故。得大乐最胜成就;菩萨摩诃萨大乐最胜成就故。则得一切如来大菩提最胜成就;菩萨摩诃萨得一切如来大菩提最胜成就故。则得一切如来摧大力魔最胜成就;菩萨摩诃萨得一切如来摧大力魔最胜成就故。则得遍三界自在主成就;菩萨摩诃萨得遍三界自在主成就故。则得净除无余界一切有情住着流转。以大精进常处生死。救摄一切利益安乐最胜究竟皆悉成就。何以故

 菩萨胜慧者  乃至尽生死

 恒作众生利  而不趣涅槃

 般若及方便  智度悉加持

 诸法及诸有  一切皆清净

 欲等调世间  令得净除故

 有顶及恶趣  调伏尽诸有

 如莲体本净  不为垢所染

 诸欲性亦然  不染利群生

 大欲得清净  大安乐富饶

 三界得自在  能作坚固利

金刚手。若有闻此本初般若理趣。日日晨朝或诵或听。彼获一切安乐悦意大乐金刚不空三昧耶究竟悉地。现世获得一切法自在悦乐。以十六大菩萨生。得于如来执金刚位

尔时一切如来。及持金刚菩萨摩诃萨等皆来集会。欲令此法不空无碍速成就故。咸共称赞金刚手言

 善哉善哉大萨埵  善哉善哉大安乐

 善哉善哉摩诃衍  善哉善哉大智慧

 善能演说此法教  金刚修多罗加持

 持此最胜教王者  一切诸魔不能坏

 得佛菩萨最胜位  于诸悉地当不久

 一切如来及菩萨  共作如是胜说已

 为令持者速成就  皆大欢喜信受行

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

佛说长者女庵提遮师子吼了义经(节录)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Wednesday, October 24, 2018, 04:16 (51天前) @ 兼修
编辑: 兼修, 时间: Sunday, October 28, 2018, 01:31

尔时文殊师利。问庵提遮曰。汝今知生死义耶。答曰。以佛力故知。又问曰。若知者生以何为义。答曰。生以不生生为义。又问曰。云何不生生为义耶。答曰。若能明知地水火风四缘。毕竟未曾自得有所和合。而能随其所宜。有所说者。以为生义。又问曰。若知地水火风。毕竟不自得有所和合为生义者。即应无有生相。将何为义。答曰。虽在生处而无生者。是为正生。故说有义。
文殊又问曰。死以何为义耶。答曰。死以不死死为义。又问曰。云何以不死死为死义耶。答曰。若能明知地水火风。毕竟不自得有所散。而能随其所宜。有所说者。是为死义。又问曰。若知地水火风。毕竟不自得散者。即无死相。将何为义。答曰。虽在死处其心不亡者。是为正死。故说有义。
文殊师利又问曰。常以何为义。答曰。若能明知诸法毕竟生灭变易无定如幻相。而能随其所宜有所说者。是为常义。又问。若知诸法毕竟生灭无定如幻相者。即是无常义。云何将为常义耶。答曰。诸法生而不自得生。灭而不自得灭。乃至变易亦复如是。以不自得故。说为常义。
又问曰。无常以何为义。答曰。若知诸法毕竟不生不灭。随如是相而能随其所宜。有所说者。是为无常义。又问曰。若知诸法毕竟不生不灭者。即是常义。云何说为无常义耶。答曰。但以诸法自在变易无定相。不自得随。如是知者。故说有无常义耶。
又问曰。空以何为义。答曰。若能知诸法相。未曾自空。不坏今有。而能不空空。不有有者故说有空义。又问曰。若不空空。不有有者。即无有事。将何为空义耶。其女庵提遮。则以偈答曰
  呜呼真大德  不知真空义
  色无有自相  岂非如空也
  空若自有空  则不能容色
  空不自空故  众色从是生

耳根圆通注解--曾凤仪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Wednesday, December 05, 2018, 10:04 (9天前) @ 兼修

从闻思修。入三摩地。初于闻中。入流亡所。所入既寂。动静二相。了然不生。如是渐增。闻所闻尽。尽闻不住。觉所觉空。空觉极圆。空所空灭。生灭既灭。寂灭现前。忽然超越世出世间。十方圆明获二殊胜。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。与佛如来同一慈力。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。与诸众生同一悲仰。

楞严经第六卷云。从闻思修。入三摩地。初于闻中。入流亡所。所入既寂。动静二相。了然不生。如是渐增。闻所闻尽。尽闻不住。觉所觉空。空觉极圆。空所空灭。生灭既灭。寂灭现前。此观世音菩萨入道之门也。理极精深。非言诠所及。偶与干法师谈之有味。因述于此。所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者。谓从返闻而思。从返闻而修。即从返闻而入。至于不生不灭正定之地。

此三摩地。本无动摇。湛然常寂。但以声尘感之。闻根黏湛而出。遂至闻声逐声。流而忘返。去三摩地远矣。唯从闻思修而入。是闻性即理也。思即智也。修即行也。理智行三德圆融。一齐俱到。故一返闻而思在其中矣。一返闻而修在其中矣。思修圣慧。从返闻生。步步归真。地地增进。如下文详明。即入三摩地之次第也。

初于闻中。返流而入。不入于声尘而入于圣流。即与自性相依。外亡其所矣。凡声尘之感。必有其所。今虽亡所。犹未能寂。当声动时。见有动相而欲亡之。当声静时。见有静相而欲趣之。二相历然。故未能寂。唯从亡所而入。至于寂然之地。则动者自动。吾不知其动也。动相何自而生。静者自静。吾不知其静也。静相何自而生。盖亡所之极。不但动相不可得。即静相亦不可得矣。是动静二相闻根所缘。固是所闻之境。二相不生了然明白。亦是能闻之根。亡所闻易。亡能闻难。如是渐增。进进不已。既亡其所。复亡其能。则能闻与所闻而俱尽。

是所闻者声尘也。自亡所而渐至于所闻尽。更无可闻者。则声尘泯矣。能闻者闻根也。自入流而渐至于能闻尽。更无能闻者。则闻根泯矣。根尘俱泯。归于尽地。有尽相可得。即是着空。若住于空。虽得所觉空。未得能觉空也。今外尽其尘。内尽其根。如是尽闻亦不住着。则不但所觉空。而能觉亦空矣。是所觉空者。即人无我也。能觉空者。即法无我也。证人无我易。证法无我难。必以大乘真空空之。而后能觉可空也。有空以空乎觉。而空不得圆。有觉以觉乎空。而觉不得圆。唯以空空觉。并忘乎其为空。以觉觉空。并忘乎其为觉。可谓之圆矣。犹未极也。

极之空即是觉。求空相不可得。觉即是空。求觉相不可得。是觉而无觉。空而无空。故为圆之极也。唯觉极圆。无觉相可得。则所空灭。唯空极圆。无空相可得。则能空亦灭。是所空灭者法空也。能空灭者空空也。俱空不生。然后可谓之生灭既灭也。有声在则声生声灭。有闻在则闻生闻灭。有觉在则觉生觉灭。有空在则空生空灭。皆未离乎生灭也。今人空法空而又空空。凡属生灭者皆已灭尽。则不生不灭。一真如性乃得现前。

夫一真如性所以不现前者。皆为生灭法之所覆。今纤毫荡尽。真体呈露。本自寂然。本无可灭。非有以灭之而后灭也。故谓之寂灭。是寂灭之性。随处显现。不必离声而声自寂灭也。不必离闻而闻自寂灭也。不必离觉而觉自寂灭也。不必离空而空自寂灭也。寂灭现前。安往而不空哉。此三摩地。即首楞严大定。故返闻法门。为此经之纲领也。既得寂灭现前。发起慈悲妙用。抑岂有别法以度人哉。世有不得人空者。则说人空法以度之。世有不得法空者。则说法空法以度之。世有不得空空者。则说空空法以度之。要归于寂灭现前而止。此佛佛一心。不独观世音为然也。永嘉证道歌云。心是根。法是尘。两种犹如镜上㾗。㾗垢尽时光始现。心法双忘性即真。大意类此。

主题RSS Feed
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