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本割裂

作者: 1001nights @, 发表于: Monday, May 20, 2019, 08:54 (90天前) @ 1001nights

风土 11:08
但莫憎爱。。。根尘关头,人家六祖就日日长生智慧,底层操作和我们认为的肯定有些不同,也不是禅定。不然祖师说:“我有明珠一颗, 久被尘劳关锁, 一朝尘尽光生, 照破山河万朵。”肯定有打磨的功夫或前置基础在。

二麻子 11:12
@风土 我有明珠一颗, 久被尘劳关锁, 一朝尘尽光生, 照破山河万朵。这偈子,在个人身一世不出三十里的时代,那时大大地有益学人打破串习框架。重点在照破山河万朵。。。。如今的人看这个偈子,会偷偷吧重点放在我有上,那就玩球蛋了。

风土 11:17
根本割裂的能缘心,在观割中是关键重点,所谓不能漏算自我。
憎爱,是尘劳的大部头内容。出自我执。我执并非有个实在的东西,但是它的体现功用时时都在:憎爱、见、慢,这些地方可以观察。

二麻子 11:29
@风土 这都不是很好的见:根本割裂的能缘心。这个观念会妨碍你彻底了解割裂

风土 11:31
这个瓶颈,还请麻叔指点[表情]

二麻子 11:34
根本割裂,不是有个能割裂的心和所割裂的境,这样形成的。用这样的假设,你就永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了。

风土 11:34
麻叔说的是,这是我思维框架里的一个大问题

二麻子 11:36
根本割裂是极其细微的一堆割裂开始。这堆割裂你找不到哪个是起始。这堆割裂搅合在一块,反复纠缠滚大,堆积成我们现在感受的自他对立。

二麻子 11:36
这里没有个能缘心。如果有这样的能缘心,法界就是以二为本了

风土 11:37
总会有想搞清楚的冲动,反而强化了对立

二麻子 11:38
所以,你是用在极粗糙观察事物的框架,在琢磨根本割裂。而这个框架是次生割裂。

桑吉朗姆 11:38
“有能缘心”是不是类似“钟表匠造了钟表,谁造了钟表匠”这样的思路?

二麻子 11:38
不是。。。

二麻子 11:39
是,世界是由钟表匠造出钟表开始的。

桑吉朗姆 11:40
[表情]麻叔好细!

二麻子 11:42
客气。呵呵。。。所以,正见其实是非常细微精确,非常容易含糊而隐藏错误的领域。
当年哈佛帮里,嘿嘿,一天到晚互相纠正,也未见得都能纠正过来。

风土 11:45
次生割裂的框架[表情]

林浩 11:51
原来根本割裂是这样,我之前的理解也错了[表情]

二麻子 12:37
一堆细微割裂纠缠滚大的说法,其实就是解深密经里讲的阿陀那识阿赖耶识。
不是我编的。嘿嘿。只是把解深密的说法,换了比较现代的表述而已。


完整帖子:

 主题RSS Feed

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